您当前的位置 :揭秘江西 > 赣地名家 正文
读张志安小品画 写在张志安湘潭画展开幕之际
http://www.jxnews.com.cn 2005-06-24 17:07
字体:    中   

  读张志安老先生的画,非常有趣。一只蛤蟆要吞蚱蜢,一扑,蚱蜢逃了;又一扑,又逃了。张老看得心花怒放,大叫:“好!好!”是称赞蛤蟆?还是赏识蚱蜢?是鼓励追方?还是鼓励逃者?这有趣的场景,连带喝采之声,便成了一幅诱人的小画。当然,喝采声画不出,题款即是“好好”二字。

  张老的画中意趣,常常以题款点出。太阳已高挂枝头,那只公鸡还在迷迷糊糊地趴着。这家伙,真懒!你罢工?罢工又怎么样!“鸡不叫也天亮”。一群小鸡,偎依在母鸡身旁:“世上只有妈妈好!”面那只电孵的小鸡,“平生未见妈妈面”太可怜了!张老题款,多是这样的白话直说,我却以为比那些毫无诗意的凑合诗有味得多,高明得多。

  很寻常的事情,张老会神弛八级,想入非非。几条热带鱼,模样如片片枯叶,大嘴巴下却长出一把胡子。别嫌我难看呀--“长成什么样子,我们自己又作不了主!”几条鱼茫然地游着--“不知道怎么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只有小孩和哲学家,才会想这些,才会这样想。

  张老的笔墨,简之又简。一团赭墨,几条线,便是一只活蹦活跳的蛤蟆。那团赭上几墨晕,单纯而又丰富,还真以为蛤蟆那斑烂的衣裳呢!张老会用线,几笔一勾,花果草虫,无不生动。那线条随随便便,却沉着老辣,没有深厚的功力,是出不来的。张老大篆写得好,这线便是所谓中锋篆笔啊!难得张老有这么深的书画功夫,更难得张老对这些小生命充满了爱心。

  在张老心中,人与万物,都是天地所生,人不能倚仗自己的能力,去任意残害,杀戮。画美丽的锦鸡,张老题曰:“我们是山川的主人”、“森林的草地是我家”。画蹒跚的蜗牛,则题曰不:“大生命画小生命!”张老看不得捕杀小鸟,曾画一只小鸟,战战兢兢立于石上,造孽啊!“耳畔总闻汽枪声。”曾画一只青蛙,孤孤单单,张老感叹:“昔日蛙声一片”。呼吁保护环境,呼吁爱护野生动物,张老不仅形之于画,且常常见之于。

  张老有这颗淡于功名利禄的仁者之心对待自己的作品自与以画牟利者不同。他中是画目中所见,心中所想,质朴无华,不支迎合别人,一丝丝商品气息也寻不到的。名声这么大了,却常常在给老朋友的信中夹上一幅小品相赠,画展卖画,从不肯标高价,百来元一幅,够本便可以了,让爱之者多收藏吧!不为物累,不以已悲,张老活得多么洒脱!这种作人、为艺之道,真好啊!

  “微斯人,吾谁与归?”范仲淹这句话,我愿奉赠给张志安老先生。

来源: 大江网